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纳兰嫣然
纳兰嫣然

纳兰嫣然

花宗一处僻静的别院内,美丽娇俏的纳兰嫣然正在闭目修炼,突然感到周围有斗气波动。

「谁!」

纳兰嫣然一声娇喝。

「哈哈,果然好天赋,实力差我这么多还能发现我。」

虚空中妖花邪君显化而出。

「是你,你来干什么,外面大战在即,你不在前线,来这里干什么,不怕被我师傅发现么。」

纳兰嫣然冷冷的说道。

「嘿嘿,你师父嘛,迟早会发现的,可是我现在是来带你去享受一番的。」

看着妖花邪君淫邪的笑容,纳兰嫣然一阵恶寒,随机摆出一脸的厌恶。

「无耻的东西,你想干什么?你和淫宗有什么关系?」

「哈哈,好聪敏的小妞,不知道你下面是不是也这般敏感呢?」

「你!你这叛徒,滚开。」

骄傲的纳兰嫣然从未受过这般羞辱,但她心思过人,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妖花邪君的对手,所以表面上气的发抖,做出一副要攻击他的姿态。

「你我实力天壤之别,你也敢对我动手?来吧,我让你打,你可别把自己打坏了哦。」

妖花邪君一脸荡笑。

纳兰嫣然展开斗气翼,将全身的斗气运行到极致,纵身一跃,然后突然飞快的向着花宗总部逃去。并使出了云岚宗一门几乎无人修炼的废斗技「云海漫天」。

妖花邪君只见纳兰嫣然腾空而起,然后天空中忽然出现了大片的云层,纳兰嫣然就消失在云海之中了。

「遭了,这小妮子真是狡猾。」

妖花邪君暗道不好,可转念一想,一个斗王境界的小丫头能施展多大的云雾?能飞多快?这里离花宗总部自己也要飞一阵,身为一个斗宗还追不上不成?

「快跑哦,追上了打你小屁屁哟。」

话毕,妖花邪君立刻消失在地面上,天空中的云层快速消失着。

纳兰嫣然竭尽全力的朝着花宗总部飞去,可刚飞出几息时间,就听见了妖花邪君是声音,顿时心底一凉。

「呜呼,追到了哦。」

纳兰嫣然惊得心脏狂跳,几息之后就感觉腰上一沉,妖花邪君竟然跨坐在了她的腰上,使得她的飞行速度顿时减缓。

「嘿嘿,打屁股了。」

「啪」的一声,妖花邪君的手掌重重的落在纳兰嫣然的翘臀上,使得她徒然一沉。

「啊,混蛋你,无礼!」

纳兰嫣然羞怒得俏脸通红。

「真是有弹性呀,比花锦的还翘,和你师父一样诱人,一会儿干起来一定很爽。」

妖花邪君打了一下之后并没有移开手,而是大力的揉捏着纳兰嫣然的臀肉。

「啊,你这个变态,胡言乱语些什么,我,我跟你拼了!」

纳兰嫣然反身一掌,疯狂的发动攻击。却是妖花邪君体表的斗气都没攻破。

「哎,还是快点完成任务,再耽误被发现了就麻烦了,真跑了你就太可惜了。」

妖花邪君一指点在纳兰嫣然的后颈上,扛起昏迷的她就消失在了天际。

在阳天南的卧室里,穿着暴露淫靡的花锦被阳天南压在身下,身姿摇摆,腰臀挺动,真激烈的和怀中的男人缠绵不休。这时,门外传来属下的喊声。

「报宗主,妖护法带着纳兰嫣然回来了。」

「让他带着纳兰嫣然进来。」

闻言,花锦停止了所有动作,全身一颤,连忙挣扎起来,想推开阳天南坐起来。

「宗主,妖郎回来了,别这样了,快让我起来,求你了。」

阳天南却是死死的按住她的肩膀,飞快的抽送起来。撞击得花锦的两条玉腿摇摆不已。

「怕什么,让他看看你在我胯下是多么的快乐,你不是会更兴奋么,你都被那么多人看的时候可是欢喜得很啊。」

阳天南吻着花锦的脖子。

「不啊...哦...哦...别这样...」就在花锦挣扎之时,妖花邪君已经推开了房门。看到床上香艳的一幕,妖花邪君也是一愣。

「妖郎...不...啊...哦...哦...我是被逼的...啊...」

花锦承受着阳天南猛烈的奸淫,挣也挣脱不开,见到妖花邪君顿时就留下了泪水。

「妖护法,辛苦你了,你的妻子玩着真的很舒服,为了犒赏你,那个纳兰嫣然,就由你先玩吧。」

妖花邪君闻言,脸色瞬间转为欣喜,瞥了一眼床上的花锦,略微犹豫了一下,他扛起纳兰嫣然就往外走。

「等等,妖护法,就在这里玩吧,我们两对一起作乐不是更美?」

「这,属下遵命。」

妖花邪君总算彻底明白了,既然加入淫宗,那么性交就是享乐而已,妻不妻子的只是个概念而已了。

「妖郎..啊...」「锦儿,既然我们入了淫宗,就安心享乐,遵从教义吧,我不会怪你的。